为了求运势,吴川祝在家中供奉起了佛像,逢年过节或有望仕途升迁时,都会烧香拜佛祈求保佑; 吴川祝要求镇政府调整环村水泥路规划,将道路修至其祖宅门口,还将其祖宅前的庭院...


为了“求运势”,吴川祝在家中供奉起了佛像,逢年过节或有望仕途升迁时,都会烧香拜佛祈求保佑;

吴川祝要求镇政府调整环村水泥路规划,将道路修至其祖宅门口,还将其祖宅前的庭院围成金元宝形状;

家里养的狗在祖宅的灶台里难产而亡,吴川祝请“大师”作法问卜,求化解之策。十多天后,他在任上落马被查,竟然感叹“这是凶兆未化解啊!”

9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涉黑县委书记的扭曲人生》,披露了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委原书记吴川祝“不信马列信鬼神”的丑恶行径。

吴川祝。资料图

曾先后任海口市三个区“一把手”

吴川祝,1961年12月生,海南海口人,198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理学学士学位。

1985年7月,从华南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吴川祝入职海口市罐头厂,两年后调入海口市委组织部,13年间从普通科员一路干到区长。2001年成为海口市秀英区委副书记、区长后,他的仕途走上快车道,先后任职秀英区委书记,海口市政府秘书长,海口市市长助理、美兰区委书记,海口市市长助理、琼山区委书记。

10年间先后在海口市三个区当过一把手,2011年11月,50岁的吴川祝获任海口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跻身副厅级,此后历任海口市委常委、秘书长,海口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海口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

2017年9月,吴川祝获任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县委书记,2019年12月,晋升一级巡视员。

多次被组织委以重任,直至任县里的“一把手”,获评全国先进个人和省级劳模,吴川祝曾被同事称赞“困难面前有川祝,川祝面前无困难”。

接受审查调查的吴川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家犬在祖宅灶台里难产而亡,他请“大师”作法问卜

然而,履职重要岗位的吴川祝却逐渐自我膨胀,变得居功自傲、怨天尤人,“在这期间,我多次被列为副厅级领导干部考察对象,但都得不到提拔。我很烦闷,有时候觉得组织不会用人,有时候又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吴川祝被查后表示。

据披露,为了“求运势”,吴川祝在家中供奉起了佛像,逢年过节或有望仕途升迁时,都会烧香拜佛祈求保佑,并长期与所谓的“风水大师”结交,新搬办公室或在祖宅翻修、住房装修时,他都会请“大师”指点“迷津”。

2011年,吴川祝被提拔为海口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走上副厅级岗位。然而,理想信念迷失的他不仅没有感谢组织的培养和信任,履职尽责担当作为,反而更加迷信风水。

2013年,海口市琼山区旧州镇政府修建吴川祝老家所在道群村的环村水泥路时,时任海口市委常委的吴川祝为按照“大师”所说打造风水格局,不顾公共工程项目的实用性、经济性,动用公权力,要求镇政府重新调整环村水泥路规划,将道路修至其祖宅门口。路修成后,吴川祝又将其祖宅前的庭院围成金元宝形状。据了解,上述项目使用政府资金共计24万余元。

2017年11月,海南省委巡视乐东县,2019年9月,又对乐东县开展“回头看”。对于巡视发现的问题,特别是工程项目和土地领域的腐败问题,吴川祝知道自己深陷其中,他如坐针毡,却又心存侥幸,“我觉得这些都是小事,不会很严重。”这之后,被迷信冲昏头脑的他又多次请大师作法、摆阵,保佑自己全身而退。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错失了向组织坦白的机会,最终东窗事发。

2020年6月初,吴川祝因家犬在其祖宅的灶台里难产而亡,心觉不对劲,便请“大师”作法问卜,求化解之策。6月22日,经海南省委批准,海南省纪委监委对吴川祝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这是凶兆未化解啊!”这位有着37年党龄的县委书记在被留置时,仍执迷不悟,令人啼笑皆非。

默许黑恶势力采取暴力方式配合政府拆迁

吴川祝被查,源于海口扫黑除恶,循黑找伞,查出身为县委书记的他竟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

2020年4月27日,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海口市吴宗隆、吴宗谦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海口市吴宗隆、吴宗谦兄弟招揽大量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在海府地区打架斗殴、逞强耍横、开设赌场,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

2010年,该组织的重要成员李平被公安机关抓捕。“李平是该组织大量犯罪行为的具体实施者,他一旦泄露内幕,整个团伙都将覆灭。”办案人员说道。于是,该组织头目吴宗谦忙找到时任琼山区委书记的吴川祝,请他保住李平。吴川祝接受请托后,以让李平协助拆迁为由,帮助已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买卖枪支罪立案的李平办理了取保候审。 之后,吴川祝默许李平借助该黑恶势力采取暴力和软暴力方式配合政府部门推动拆迁工作,在领导面前打造自己“救火队长”形象,捞取政绩。

除了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吴川祝还干预、插手工程项目,大肆敛财。

经查,2005年至2020年,吴川祝在海口、乐东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或职权上的影响,为吴某武等13人在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土地使用权出让、房地产开发经营、采矿厂规划报建以及贷款审批、资金拨付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和约定收受他人贿赂共计6295万余元(其中2186万元既遂、4109万余元未遂)。

2020年12月,吴川祝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海南省纪委监委通报称,吴川祝违反政治纪律,搞封建迷信活动,祈求官运亨通;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主动接受私企老板提供的“私人定制”健身活动安排,违规收受礼金;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群众纪律,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违反工作纪律,干预、插手工程项目。利用职务便利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工程项目承揽、土地用途改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通报称,吴川祝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不信马列信鬼神,特权思想严重,既想当官又想发财,大搞权钱交易,甘于被“围猎”,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同流合污,共同倒卖工程项目,滥权妄为,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在任职地区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有违组织重托。吴川祝的行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党的十九大后仍不知止,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今年2月,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吴川祝犯受贿罪向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6月29日,吴川祝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60万元。吴川祝认罪认罚,不上诉。

安排“风水大师”在山上布下“先天无极八卦阵”

察时局梳理近期落马的官员,发现不少官员被通报政务党纪处分结果中都有一条:搞迷信活动,“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组织信‘大师’”,“党性缺失,宗旨泯灭,搞迷信活动”等。

上个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剖析了宁夏回族自治区审计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尹全洲严重违纪违法案,披露尹全洲被查后仍然笃信迷信“大师”的丑态。

据披露,尹全洲原名“尹玉斌”,由于其痴迷于封建迷信“五行缺水”的说法,早年就将名字改为“尹全洲”。在担任自治区金融办主任、自治区审计厅厅长期间,尹全洲热衷于搞迷信活动,结交形形色色的“大师”为自己“指点迷津”。他曾先后多次赴固原东岳山、甘肃崆峒山、青岛崂山、四川青城山等地寺庙烧香拜佛,求升官、求发财、求平安。

2017年8月,尹全洲决心辞去公职转而经商时,他专程赴五台山拜佛求财。2019年1月,他又因担心其违纪违法行为败露,赴河北某地请“高人”指点,以求“逢凶化吉”。

“我之前去拜访过‘高人’,他说我命里会有一‘劫’,不过他会帮我化解,我也做好了准备。”被宣布留置后,尹全洲双手合十,念念有词,依然不信组织信鬼神。

搞迷信活动臭名昭著的要数云南“虎”秦光荣。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光荣落马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对他开除党籍的通报中指出,秦光荣理想信念丧失,大搞封建迷信活动。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为了扫清仕途发展“障碍”,秦光荣听信了“长虫山龙脉被锁破坏风水,所以云南出不了‘大领导’”的民间传说,安排“风水大师”在长虫山布下“先天无极八卦阵”,让企业出资80万立石碑、填地沟,放置镇山石,期望飞龙回归,自己能获得更高职位。而云南省工商业联合会原副主席杨勇明为了得到秦光荣赏识,便投秦光荣所好,充当他“求神问鬼”的马前卒,请“大师”给办公大楼驱散阴气,防止“闹鬼”……围绕在秦光荣身边的领导干部纷纷效仿,将愚昧的伪科学奉为获得赏识的“真经”。

云南省工商业联合会原副主席杨勇明是秦光荣的“圈中人”。为得到秦光荣赏识,杨勇明投其所好,充当他大搞封建迷信活动的马前卒。

除了帮秦光荣“布阵”,杨勇明自己也开始效仿秦光荣,大搞封建迷信活动。据他落马后交代,昆明市委市政府大楼搬迁到呈贡之后,有人说办公室闹鬼。风水大师看过后,说大楼选址是在一块墓地上,盖楼的时候没有清理干净,导致阴气重,“他们就说在我办公室帮我封一封什么,来解一下。”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曾多次刊文批评个别党员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的问题,指出不信马列信鬼神,反映的是精神空虚和“信仰危机”,实质是理想信念“缺钙”、党性修养缺失。而党员干部思想的“病变”,会引发其他“病症”,容易走上贪腐蜕变道路。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